小阿、桃之~

巨星获冠贺文 一家三口 (微醺篇)

ooc 与实际不符
请伴随盛夏食用

薛老师早就想请独秀的人吃一顿饭,大家像朋友一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聊聊天。
酒席摆了两桌,一桌喝酒一桌打游戏。薛之谦只和大家喝了一轮就回去了,毕竟酒量在那儿,况且还有别的事,惦记着这还是群孩子,走的时候买了单。
毛不易似乎喝的有点嗨拽着廖俊涛的胳膊就开始说,“俊涛,我爱死你了,真的,你的歌太棒了!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就想说哇塞这人怎么这么有才,可惜你淘汰的太早了,真的,我这个冠军有一部分也属于你。”
廖俊涛听毛不易又在“表达爱意”,就知道他又喝大了,赶紧拉着他顺便叫上钟易轩就回去了。


“轩轩,过来。”毛不易看起来还是清醒的,但脸上的红色出卖了他。钟易轩嫌弃着毛不易的一身酒气,但还是走过去。
“钟易轩,抱抱我。”日常的对话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温暖。钟易轩没说什么抱了上去,毛不易的手抚着他的背。嗯,真舒服,就是酒味太重。
“钟易轩,爱不爱我。”毛不易在钟易轩耳边呢喃出一句话。“我最爱你了,大胖子。”听着小孩温柔又有些做作的回答,忙了一周的巨星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早上,毛不易眯了眯眼,没太醒就用手去找手机,一看时间,都下午了,还要去送机呢,赶紧起来洗漱。
钟易轩早就收拾好东西和大家聊天,实际上是在等某个昨晚喝多的胖子,虽然现在可能自己更胖一些?不过钟易轩才不会承认呢。
“轩轩?”毛不易进了屋找他家大儿子(桃之:神tm大儿子?!对不起我失态了。)“呦呵,家属来找人了,那么拜拜了,钟易轩,巡演见!”“好!巡演见!拜拜!记得想我!”“走吧,还有巡演呢,太晚赶不上飞机,伯母该着急了。”

机场,两人没说什么,毛不易给了钟易轩一个大大的泳抱,“拜拜!替我问伯母好!”“拜拜!”钟易轩头也不回的走了,实际上内心os:就想着你的伯母不想着我,又不洗澡,哼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芭莎夜之后,马伯骞家人过来在北京团聚了,说好要一起生活的廖俊涛今晚在另一间房里写歌,于是窝在床上的毛不易又孤单一人了。
“钟易轩,想不想我。”
我想你们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36)